点击关闭

美元东进-实际上中海油桶油主要成本已经实现连续六年下降

  • 时间:

【西班牙新增6584例】

汪東進認為低油價是全球的油氣生產供應商共同面臨的挑戰。中海油的市場競爭力和可持續發展的能力主要依靠自身的高質量發展和低成本優勢,就目前情況來看,一二月份油氣的產量同比增長,受疫情影響有限,預計今年一季度仍可以保持良好的盈利能力。

在當前油價大跌且走勢存在很大不確定的情況下,成本進一步承壓。不過從具體的項目執行情況來看,中海油管理層表示,國外的產量目標會有一定幅度的調減,有些無效產量會大幅調減,國內產量在現有的基礎上通過降低遞減來提高採收率。國外的項目非自有項目正在跟作業者協商調整,國內的項目目前正在按照計劃實施。如果油價長期保持當前水平,今年的盈利情況料將不會好過上一年的水平。

謝尉志表示,產量、銷量增長的情況下,成本的進一步下降也是2019年在國際油價同比降逾10%的情況下,中海油凈利逆勢同比提升15.9%至610.5億元的主要原因。

基於此,中海油全年儲量替代率達到144%,儲量壽命為10.2年。截至2019年底,中海油凈證實儲量首次突破50億桶油當量。作為從事勘探、開發、生產及銷售石油和天然氣的上游公司,中海油主要通過開發證實未開發儲量來增加產量,根據年度報告,截至2019年12月31日,約57.2%的證實儲量為證實未開發儲量,這也是其未來產量增長的資源基礎。

汪東進表示:“面對國際油價的大幅下跌,目前公司已經制定了相關的措施,在調整和優化勘探開發的生產計劃,包括資本性支出的壓減,以及油氣生產成本的進一步壓減,另外對員工總量的嚴格控制,目前相比較而言海外的成本比國內更高,對海外採取的力度會更大。”

3月25日晚間,中國海洋石油有限公司(下稱“中海油”)舉行2019年全年業績公佈電話會,中海油董事長汪東進、首席執行官徐可強、執行董事及總裁胡廣傑以及首席財務官謝尉志悉數出席,在業績回顧後對低油價預期之下中海油在今年業務層面的調整的進展等話題作出回應。

他給出了大致的操作方案,即“從國內來看,嚴格控制投資、成本、產量遞減以及員工總量;同時重點強化技術進步、生產指標、績效考核和安全生產;此外要優化設計方案、生產組織運行,銷售方案以及管理水平”。而對於國外,則是“重點加大對投資節奏和強度的控制,進一步優化海外的產量結構,增加效益產量,控制無效產量”等方面。

徐可強表示,目前隨著國際油價的急劇下跌,公司管理層已經對2020年的預算指標作出大幅調整。但壓減的具體數值,徐可強表示方案正在制定的過程中,且需報董事會批准,目前不便透露。“一定會調低資本性開始和凈產量數值,在當前的情況下,如果油價長期保持低位,目前能做的是進一步的控製成本、降低成本。”

“我們將密切關註外部環境變化和國際油價走勢,執行更嚴格的成本控制和更審慎的投資決策,更加註重現金流管理,努力剋服疫情影響,保證公司長期可持續發展。”汪東進在年報中如是表明。(記者 高歌)

從勘探開發情況來看,2019年年內共獲得23個商業發現,成功評價了30個含油氣構造。在國內,渤中19-6凝析氣田群新增探明地質儲量近2億方油當量;在海外,圭亞那Stabroek區塊再獲5個新發現,目前可採資源量已進一步擴大至80億桶油當量以上。

根據中海油1月13日發佈的全年戰略指引,2020年凈產量目標為為520~530百萬桶油當量,2021年和2022年,凈產量目標分別為約555百萬桶油當量和約590百萬桶油當量。資本支出預算總額為人民幣850-950億元,其中,勘探、開發、生產資本化和其他資本支出預計分別占資本支出預算總額的約20%、58%、20%和2%。

疫情全球蔓延,油價閃崩,油氣行業正在經歷艱難時刻。

有關油價走勢,汪東進認為“油價像大海的潮汐一樣,大起大落,有大落必然有大起”。他表示:“我個人的觀點是當前低油價是階段性的,(當前油價)一方面受到疫情和全球經濟形勢影響,另一方面沙特和俄羅斯有關減產談判破裂造成的國際市場的恐慌,低油價會持續三個月、六個月還是更長的時間確實有很大的不確定性,但是長期來看,保持在50~60美元/桶是相對正常的合理的水平,無論是國家油氣生產商還是市場的消費能力都是相對能夠接受的價格。當然影響油價的因素非常複雜,不僅取決於供求關係的基本面,還受到油價以美元結算的金融屬性、資本市場以及地緣政治等諸多影響,中海油等發展不是靠油價而是靠實力。”

實際上中海油桶油主要成本已經實現連續六年下降。根據2019年年報,其主要桶油成本同比下降2.0%至29.78美元/桶油當量。2019年,中海油平均實現油價為63.34美元/桶,同比下降5.8%;平均實現天然氣價為6.27美元/千立方英尺,同比下降2.2%。油氣銷售收入同比上升5.7%至1972億元。